江門專家學者在《光明日報》發表有關僑批研究文章
見證僑胞家國情懷 體現文明互學互鑑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11-24 07:02   

    近日,《光明日報》刊登了《僑批:見證僑胞家國情懷體現文明互學互鑑》一文,聚焦僑批(五邑地區稱為“銀信”)。

    該文作者系中國華僑歷史學會副會長、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託項目“僑批文書整理與研究”首席專家、五邑大學教授張國雄,以及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託項目“僑批文書整理與研究”子課題負責人、五邑大學教授劉進。

    僑批(銀信)既是五邑大地留存下來的寶貴歷史文化資源,也是聯結海內外華僑華人溝通交流的情感紐帶。文章分為四個部分,分別講述了僑批的歷史和來源,藴藏的濃厚家國情懷,吸收的中外優秀文化,以及如何對僑批進行搶救、保護、整理、研究、轉化,不斷髮展弘揚僑批文化。今日,本報全文轉載該文。

    近日,習近平總書記參觀廣東省汕頭市僑批文物館後強調:“‘僑批’記載了老一輩海外僑胞艱難的創業史和濃厚的家國情懷,也是中華民族講信譽、守承諾的重要體現。要保護好這些‘僑批’文物,加強研究,教育引導人們不忘近代我國經歷的屈辱史和老一輩僑胞艱難的創業史,並推動全社會加強誠信建設。”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我們做好僑批保護研究與價值推廣工作指明瞭方向、注入了強大動力。

    僑批是近代中國國際移民文獻

    “僑批”亦稱“銀信”,是指近代以來海外華僑華人主要通過民間渠道寄給國內眷屬的家書(信)和匯款(銀)憑證的統稱,其基本特徵是銀、信合體。

    僑批是中國近代國際移民(即華僑華人)文獻遺產。鴉片戰爭後,大量無以為生的華南沿海民眾遠赴外洋謀生,他們將大量的僑匯和家信源源不斷地輸入祖國,用以贍養家眷、維繫感情、溝通信息,因而在民間產生這樣一種中國國際移民的文獻遺存。20世紀70年代後期僑批業務歸口中國銀行管理,歷時百餘年的僑批才終成歷史。

    僑批來源於東南亞、美洲和大洋洲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現今主要保存在廣東、福建兩個華僑大省,特別是兩省的四個著名僑鄉,即潮汕、梅州、江門五邑和閩南僑鄉的文博機構中。2013年,廣東和福建兩省整合僑批資源,經過搶救、挖掘、整理和研究,成功將收藏的16萬件僑批檔案列入《世界記憶遺產名錄》。

    藴藏濃厚的家國情懷

    海外謀生的僑胞肩負着改善家人生活狀況的重任,僑匯是經濟血脈,家人得以維持生計,改善生活;書信是維繫海內外家人情感的紐帶,每封僑批都體現了僑胞的家庭責任感,充滿僑胞對家人的思念和關愛之情。

    近代僑胞主要是洗腳上田的農民,他們在海外長期的生存中,逐漸形成團體意識、民族意識,開始關注家鄉的發展,積極參與家鄉建設。20世紀30年代,社會學家陳達在其《南洋華僑與閩粵社會》一書中指出,閩粵華僑“在南洋所獲得的深刻而悠久的經驗,使他們的思想和行為,逐漸顧到社會的利益;使他們由茲茲為利的私自觀念,轉變到為大眾謀幸福的社會觀念;使他們的目光放得遠大,樂於經營或建設祖國的鄉村與市鎮”。近代以來,華南僑鄉的諸種建設,舉凡修築鐵路公路、舉辦學校醫院、投資工商、興建圩鎮,都離不開僑胞的貢獻。

    近代的僑胞因國家內憂外患、生計困苦而背井離鄉、出洋謀生。他們遠離祖國,更加體會到祖國積貧積弱是他們飽受歧視和排斥的根源,因此渴盼民族復興、國家富強。從辛亥革命、抗日戰爭、新中國建設到改革開放,海外僑胞居功至偉。僑批以私文書的形式真實記載了千百萬僑胞關心國家民族命運、積極參與民族復興偉業的心路歷程。以抗日戰爭為例,這一時期的僑批記錄了海外僑胞濃濃的家國情懷。1931年11月,一位名為關崇初的美國華僑給弟弟寫信説,要送孩子阿炯到美國政府主辦的飛行學校學習駕駛技術,他希望阿炯能夠“專心學習,將來得以成功回國最大用之事業也”。1937年10月,華僑劉炳良寫信報告僑居地華僑踴躍捐款情況,並説:“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華僑份子更應踴躍,緣平素受制於人之苛例下,實指不勝屈,豈非我國積弱之故耶!凡我僑胞,既不能前方殺敵,亦當勉輸財力,誓為後盾,方不負七尺之軀也。錢財如糞土,國破家何在?”愛國之情,躍然紙上。

    吸收中外優秀文化

    有學者指出,移民往往是那些具有創業才能、有活力的社會成員。近代勇敢邁出國門的僑胞,身上體現着“窮則思變”“自強不息”的精神,並將這一中華優秀文化傳播到五湖四海。僑胞具有強烈的家庭觀念,省吃儉用,尊老愛幼,每逢中秋、春節和長輩生日,用大紅信箋寫信並寄錢回家;秉持和為貴理念,叮囑家人要睦家友鄰;告訴家人要以勤儉、勤勞作為立身之本;叮囑家人要講誠信,僑批從僑居國遞送到僑眷手中,輾轉萬里,靠的就是遞送者的誠信經營;諄諄教導子弟立志向學,增長才幹,提升自我,報效國家,“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樣的話語不時出現在他們的書信中。

    僑批也彰顯出僑胞以開放、包容的胸懷吸納域外文明。僑胞是近代較早實地觀察西方發達國家真實狀況的最大中國人羣體,也是較早自覺地將僑居國先進的器物、制度、思想文化引進家鄉的中國人羣體。僑批記載了不少新思想、新發明、新發現,推動了先進事物和思想文化在家鄉和祖國的實踐和傳播,如清末僑胞在廣東修築新寧鐵路、潮汕鐵路。1930年,一位菲律賓華僑在家信中説,廣東台山家鄉華僑新村若建設成功,則“電燈、自來水可以一齊並舉,入其鄉如仙境”。

    強化保護、深化研究、弘揚價值

    目前,國家社科基金已資助多項僑批整理與研究項目,僑批的挖掘研究已有良好基礎,各方面要繼續堅持對僑批進行搶救、保護、整理、研究、轉化,不斷髮展弘揚僑批價值。

    對僑批進行整體性保護、搶救性徵集。僑批的屬性不僅依靠華僑書信和僑匯憑據來承載,與之相關聯的還有賬本、貨單、護照、口供紙、日記、股票、族譜、契約、政府文檔等,以及僑批局印鑑、匾額、巡城馬(水客)運送僑批的工具、生活用具以及僑批局、金莊銀號遺址等,對我們認識僑批和梳理僑批歷史具有重要價值,均應納入搶救保護的範圍。目前,尚有大量僑批流轉於民間。據統計,20世紀50年代僅廣東省每月的僑批數量就達30餘萬封,現存於文博機構中的僑批數量僅為實際存世數量的極小一部分,必須繼續實施搶救性徵集。

    深化僑批學術研究,開展國際學術交流。僑批文書收藏在中國,為中國學者開展國際學術研究提供了資料、話題等方面的優勢條件,是學術界難得的尚未充分挖掘與利用的原始文獻資料。要推動僑批的多學科、跨學科研究。僑批雖是近代普通僑胞日常生活的記載與見證,但它與國際移民、金融商業和所處的時代、地域緊密相關,涉及歷史、政治、法律、經濟、遺產保護等多學科的研究領域,為交叉學科研究、新興學科發展提供了廣闊的學術空間。國學大師饒宗頤認為,僑批價值“與徽州文書相等”,是僑鄉的“敦煌文書”。只有多學科、跨學科研究,才能一窺其底藴。同時,要加強國際比較與學術對話。僑批的本質屬性是國際移民書信,相較於國外學者傾向研究國際移民書信中的情感交流,中國學者更多地關注海外華僑對家庭、家族、家鄉、祖國的關係,表現出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只有將僑批置於同一時代國際移民大視野下開展國際比較研究,才能更好地認識中國國際移民的共性與個性,更好地挖掘僑批文書的價值。

    加強法律保護,傳承弘揚僑批價值。僑批檔案已是世界記憶遺產,但僑批產權和收藏主體多元,亟須完善法律保護機制。2018年,廣東省通過《廣東省僑批保護管理辦法》,僑批保護初步有法可依,但如何做到有法必依,尚需艱苦探索。僑批的靈魂在於其家國情懷、文明互學互鑑的先行實踐。近些年來,通過建設僑批(銀信)博物館,多方面推廣宣傳,在弘揚僑批歷史文化價值上進行了有益探索。今後應進一步挖掘僑批的人文精神,向公眾特別是青少年講好艱苦創業、愛家愛國的生動故事,向世界講好僑胞文明互學互鑑、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鮮活事例。(《光明日報2020年11月18日16版)

(責任編輯: 李芳菲  二審:寧園  三審:陳淑婷 )
分享到: 0